美母骑士(NTL改写) 《美母骑士(NTL改写)》(15)(1/5)

    2022年9月22日

    第十五章·骑士大赛

    骑士大赛终于开始了,比赛之前这半个月说着是与娴姨加强训练,其实是每天交合不断,城主堡的厨房、客厅到浴室到处都沾染我和娴姨淫行的痕迹,要不是我可以直接用魔力清除精液和淫水,恐怕城主堡早已变得白浊满地。

    范希哲自从那天以后变得沉默寡言,就算他再傻再不明白,只要他肯向学校里面的同学询问哪些所谓的训练和奇怪的声音,就可以得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我和娴姨的训练单纯就是掩饰两个人奇怪行为的借口,至于这个奇怪的行为到底是什么,范希哲不愿意多想,或者说是不想承认。

    母骑的历史上儿子作为母亲的骑士先例倒也不是没有,反而可以说是一种常态的行为,因为在战争时期不少失去丈夫的骑女想要重返战场第一选择当然就是自己另一个最亲近的人。

    范希哲不愿接受为什么是我这个毫无血缘的人成为了娴姨的骑士,为什么他自己这么差劲,能和娴姨训练的能力都没有。

    范希哲唯一的希望就是骑士大赛快点结束,只要骑士大赛上我成功夺冠,或许就再也不用准备骑士大赛,所谓的训练也就可以就此暂停,甚至我还会被娴姨遣送出城主堡,就当这几个月的事情没有发生。

    抱着这样的想法,范希哲将自己当作一个傻子,看到我和娴姨训练时充耳不闻。

    我哪里看不懂范希哲的小心思,索性就放开了陪他玩一玩。

    从那以后,娴姨每天吃饭的时候筷子总会掉到地上,而娴姨这弯腰一捡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在桌下娴姨的从口穴榨精到爆乳淫交对我的大肉棒来了个全套服务,精液就是娴姨每天餐前的甜点;范希哲坐在桌前写作业时,娴姨在他背后所谓的监督辅导却总是晃动着身子,胸前水滴状的巨乳前后摆动,压抑着甜美的声音,这是因为我在娴姨身后疯狂的撞击,至于交合的声音,范希哲就算听见也不敢不愿回头一探究竟;娴姨的穿着也越来越暴露,经常露出大半爆乳,甚至那些沾满了精液的丝袜就随意地甩在各个角落,而娴姨的小穴也总是滴落着不知名的液体。

    就这样,直到骑士大赛的前夕,娴姨的淫纹也已经养育充分,本来如花骨一般到纹路开出了妖艳的花朵,枝条浓密,达到了淫纹的第一阶段。

    虽然娴姨无法使用魔力,但是淫纹已经将娴姨身体改造充分,将娴姨本来就威严高贵的城主气质更上一步,彷佛高高在上女皇一般,让人不敢生出亵渎的念头。

    而到了骑士大赛开始的这一天……「各位观众,期待已经的骑士大赛终于要开幕了!这次的骑士大赛可谓是历年来最为盛大的一次!这多亏了我们最为明治贤能的城主——范希娴大人!」

    在主持人的介绍与看台观众山呼海啸的欢呼中娴姨在观景台后缓缓登场:范希城的居民平时根本见不到所谓的城主,只能